您的位置:首頁>> 專題報道>>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>>“一根筋”的老趙
“一根筋”的老趙
作者: 王鵬 來源: 雙甲車間 時間:2019/3/4 8:57:10 點擊:628

老趙,三期氣化一班的協議工,主要負責打掃區域衛生,一張黝黑的臉頰布滿密密麻麻的胡茬,長得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十多歲的樣子,是一個地地道道的“老陜”。他平時不怎么說話,但說起話來嗓音粗狂,像秦腔里的“黑撒(花臉)”,身上總帶著一個播放器,播放著秦腔戲曲。三期裝置開車后他就一直在氣化工段就職,好多人都說他是“一根筋”。

我和老趙相識已有八九年時間,在單位我一直稱呼他趙師,因為和父親年齡差不多,出了單位我也會親切的稱呼他趙叔。我在渭南安家之前,就一直租他的房子,他收我的房租比左鄰右舍少一百元,按他的說法,不投緣的人多五百元也不租!聽他說出這句話,我的心里暖暖的,覺得一個外地人在渭南遇到這樣一個好房東,真是幸運!并且覺得他并不像大家說的那樣“一根筋”。

后來漸漸和老趙熟悉起來,好幾次看到他和老伴兒吃著如同漿糊一樣的飯,開始時不理解,覺得老趙過得也忒寒磣了,這樣的飯怎么還能吃的那么香?不免泛起惻隱之心,時常把單位發的福利分與他一些。后來在渭南呆的時間長了,才知道他們吃的是一種叫做攪團的東西,是陜西的一種面食,深受陜西人歡迎,不免為我的自作聰明感到可笑。有時看他們吃飯,我會半開玩笑的說:“叔,你吃的那是個啥,看著香的很!”他操著一口老陜說:“攪團,美太太,給你來一碗?”我說我吃過飯了,但他一邊說著一邊非要給我弄上一碗,我看到他盛情款款認真的樣子,這時候我開始有點明白大家說老趙“一根筋的原因了。

老趙是個50后,好多從六十年代過來的人都是節約成癖,老趙也不例外。每逢冬過春來,現場機泵防凍膠皮管的拆卸與回收都是開春的基本工作,老趙負責膠皮管的回收工作,原本該淘汰的廢舊膠皮管卻被他整齊的碼放在庫房的一角,占據了很大的空間。技術員知道后哭笑不得,就說了他幾句,他委屈的嘟嘟囔囔說著什么,大概意思是:他也是好心,皮管子還硬邦著,還能用,扔了怪可惜的。此時,我覺得自己之前對老趙的認識有點膚淺,我想他的 “一根筋”更多的應該是表現在工作中。

老趙文化程度不高,自己的名字都寫不清楚,更別提協議工交接班記錄了。有次下班前,他拿著記錄本按時到班房讓班組人員替他完成交班記錄,并且一再強調分散劑加了十桶,壓濾機房衛生打掃干凈了,并拉扯著班長前去檢查,當時班長忙其他事情,沒時間檢查,他就若有所思的走了,臨出門還回過頭來說上一句:“衛生干凈了,分散劑加了十桶?!辈⑶矣檬直葎澲?,生怕班長記錄錯了,遠望著班長記錄后,他才放心的下班回家。這件事情讓我深深明白了大家說他“一根筋”的原因了。

老趙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平時雖不怎么說話,卻有一副熱心腸;雖文化程度不高,卻有著堅定處事原則。對于這份收入不多的工作,他比誰都干得踏實、干得認真;所干的工作雖是些簡單重復的事情,他卻總能做到極致,做到井井有條。這樣的老趙看起來有點跟工作較真,有點跟自己較勁,正是因為這樣,好多認識他的人都說他是“一根筋”!

渭化集團 版權所有 備案: 陜ICP備07002048

地址:陜西省渭南市高新區 郵編:714000

電話:(0913)2106688 傳真:(0913)2112146